美高梅游戏官网娱乐>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正文

媒体报道

中国能源报:刘汉元再次呼吁:全社会要形成发展新能源的共识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14日   来源:中国能源   作者:钟银燕
作为全国政协常委、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在多次接受媒体采访时,总会被问到在传统行业已做大做强的企业为何涉足新能源领域这一问题。刘汉元从来不回避这样直白的提问,他一直强调发展新能源要获得全社会的认同,并在多个场合呼吁全社会要形成发展新能源的共识。为了使这一观点得到普及,刘汉元在全国两会以及各种新能源会议上,始终不忘传播这一观点。不仅在两会上谏言发展新能源思路,他还推出企业在新能源行业的探索文集——《能源革命》,深入浅出地解析对新能源发展的思考,用实际行动提升着全社会对发展新能源的认同感,这也从一个侧面显示出刘汉元对发展新能源的情有独钟以及这位民营企业家所具备的社会责任感。

  能源现状不容乐观

  在2011中国(成都)新能源国际峰会暨太阳能展览会上,参加峰会的通威集团董事长刘汉元发表了《充分利用西部光伏资源,加快建设我国新能源基地》的演讲,通过详实的数据说明了解决能源危机的紧迫性。

  他说:“尽管目前中国还拥有相对丰富的资源,不仅有石油、天然气,还有储量颇多的煤炭资源,但随着中国人口未来增长压力不断增大,未来能源供给仍然是相对贫乏的,存在后继不足这样一个现实。”

  刘汉元说,经过短短的二三十年时间,我国的石油在2010年的进口依存度已经超过50%,年用量总量已经接近5亿吨。随着汽车的大量普及,每年将有超过10亿吨石油消耗量,未来10年-15年我国将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石油消耗国。尽管我国煤炭资源相对丰富,但人均资源仍然低于全球平均水平,以现在的开采速度,煤炭也只能支撑我们用几十年,难以超过百年。过去30年,我们的能源消耗总量达到440多亿吨,年均增幅仅5.5%,但从近十年情况来看,每年年底消耗总量猛增12%,几乎同步于我们的GDP的增长。如果以过去五年到十年煤炭消耗速度计算,未来15-20年,中国经济继续维持8%、9%这样的速度增长计算,15-20年以后,我们的经济总量有可能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两番,届时煤炭年度消耗量也有可能超越80亿吨,甚至接近100亿吨,未来能源供应形势十分严峻。

  刘汉元对能源供应的考虑与担忧显然超越了当前业内的眼界。他在介绍能源现状时,总喜欢举一个“鸡蛋”的例子,使得大道理的说教变为显而易见的道理。他说:“人类长期在地球表面开采石油、天然气和煤炭,如果把地球比喻成一个鸡蛋,众所周知,一旦鸡蛋被敲破了,整个鸡蛋就不是固定的形状,就会流出里面的蛋清和蛋黄。同理,地球的地壳平均只有20千米到30千米,地球的地壳本身就是破裂的各个板块,几大板块相互挤压,相互不断变化位置,相当于破碎的鸡蛋,鸡蛋里面装的是蛋清蛋黄,流出来的就是常温常压,可是地壳里面的往往是几千度的高温熔岩。现代一、两百年的工业文明,靠吃地球几十亿年的老本获得了快速的发展,人类像老鼠打洞一样在脆弱的地壳表面去挖煤炭、掏石油、抽天然气,有可能对地球表面的生态环境,地壳的这种结构造成难以弥补的后果。并且在未来大气层中沉积大量的二氧化碳而产生明显的温室效应,都将导致地球的不堪重负,必将影响人类的生存环境,也将成为人类共同面临的能源问题和现实压力。”

  太阳能是最好的选择

  有没有一种能源是清洁无害的呢?刘汉元给出了自己的分析。他说:“目前发展清洁能源是大势所趋,比较核能、水能、风能、生物质能以及太阳能,我们可以通过研究分析得出哪种能源才是最清洁无害的选择。福岛核电站的事故使整个核能发展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引起了全人类方方面面的思考,可以说,现在发展核能受到来自各方的障碍;风能,目前中国有十亿千瓦以上风能蕴藏量,但可开发的也不足以满足整个能源的需求;水能作为清洁能源,在经历一轮开发后,水电站场地和自然条件已经少之又少,大规模装机的可能成为难题;生物质能,不仅技术有待突破,也存在与人争粮的矛盾问题,在植物当中的高产植物,玉米、小麦、水稻,一吨产量整个生命周期也仅只有1%的能源转化成有机质的积累,用来生产燃料酒精,不到1/3的能源可转化成燃料酒精,最终不到千分之一变成了人类真正有用的动力能源。通过分析,太阳能光伏发电的方式很可能是未来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甚至未来人类几十万年可以依赖的唯一清洁能源。其蕴藏太阳能的蕴藏量非常大。对太阳能仅开发其1%,就将超越各种能源消耗总量的若干数量级,因此从这个角度也可以看出,太阳能利用与光伏发电才是人类可以依赖的最经济最清洁最环保的可持续能源。”

  合理开发西部光能

  寻找到可利用的能源方式,如何合理开发太阳能就成为新的问题。在发展中国家,寻找可持续的能源获取方式并有序发展至关重要。在我国,西部占全国一半以上的土地面积,人口少,水资源贫乏,但阳光资源优势是独一无二的,因此,我国把发展太阳能重点放在西部非常适宜。西部太阳能光伏强度也是全世界最好的地区之一,大部分地方处于二类、三类阳光充足地区,每平方米每年在转换效率15%-18%的情况下,就可以输出1000千瓦时,1500千瓦时、1800千瓦时这样的能量密度。

  刘汉元说:“西部的光伏发展应该真正能够和东部协调,而不是简单重复东部发展的过程。应在西部打造太阳能光伏发电产业,大量的西电东送将可满足我国能源的可持续供应和需求。通过计算也可以看出,西部单位面积内的玉米、水稻,亩产分别为300公斤、100公斤,每年输出财富价值在1000元-2000元左右。但在光照二、三类地区,光伏发电按照15%的转换效率计算,每亩单位面积每年可以输出15万度电,财富价值合10万元以上,大大高于粮田的财富输出。值得一提的是,因为我们不是要把粮田换成光伏发电,我们拥有足够有条件的沙漠地区、西部草原地区、浅丘地区。西部只要1/100的面积架上太阳能发电,就可以彻底解决中国所有的能源需求。一旦在这些地方建立太阳能发电站,牧民们只需要像往常一样继续放牧,有条件参与发电站尘埃维护,现场管理,分享其中1%-5%的收入就可以足够让西部牧民的收入水平达到和超过中东部地区人民年收入水平。”

  刘汉元表示:“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随着政府和社会的认识到位,我们用50-100年的时间,就能真正告别化石能源时代,真正实现用清洁可持续能源维持人类的生存,那时才是人类文明的开始。”

上一篇:四川农村日报:优秀的品质和服务带来品牌效应
下一篇:中国能源报:通威太阳能双流光伏项目开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