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游戏官网娱乐>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正文

媒体报道

中国饲料行业信息网:水产行业发展趋势与中国企业兼并重组策略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11日   来源:中国饲料行业信息网   作者:中国饲料行业信息网

水产行业发展趋势与中国企业兼并重组策略—张利庠教授对话全国政协常委、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

  时间:2011年10月24日

  地点:四川成都

  访谈对象:全国政协常委、通威集团主席刘汉元

  主持人: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导张利庠

  参访人员: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研究生 顾雨佳

  2011年10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公布了《饲料工业"十二五"发展规划》,重点提出在未来五年,积极推进饲料企业兼并重组,提高规模化程度,将饲料行业做大、做强。2011年10月24日,作为中国饲料畜牧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招标项目负责人和知名的农牧企业管理专家,张利庠教授应邀出席通威集团为期三天的2011年营销年会并做《思维突破,决胜市场》的激情演讲。在通威集团2011营销大会期间,张利庠教授专访了全国政协常委、四川省通威股份公司董事局主席刘汉元先生。下面是张利庠教授对话通威股份董事局主席刘汉元先生的访谈实录。

张利庠教授采访刘汉元主席

  张利庠教授(以下简称张教授):刘主席,您好!感谢邀请我出席通威2011营销年会并做主题演讲。地球上资源越来越急缺,三山六水一分田的资源禀赋已经确定,我们更多地利用了土地的资源,无论是大量的化肥还是转基因,但是地球60%以上是水的面积,我们在资源几近枯竭的情况下,应该更多地利用水的资源,因此现在水产,尤其是海洋的利用,是大家关注的重点。不知道您对于目前海洋的利用方面,您有怎样的见解?

  刘汉元董事局主席(以下简称刘主席):目前对于淡水资源的利用能力已经明显提高,今非昔比。捕捞能力和观察能力大幅提高,但是我们的产量依然没能上的去,只能说明资源上的确是匮乏。但是海洋应该怎么样用,才是问题。短期内,海洋利用存在一定的难度。

  张教授:那是因为观念上的问题吗?还是治理上的问题?

  刘主席:问题在于采用怎样的方式来利用海洋资源。我们可以在海洋上造楼,也可以做养殖业。这种方式上的不同,从历史的眼光来看,习惯改变起来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张教授:如果是淡水资源呢,它的利用方法又是如何?中国的水产行业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刘主席:长远来讲,不限时限的话,海水利用才是根本出路。其实海水和淡水的区别很小,在大自然眼里是混作一团的。水蒸发后,落在海里就是海水,落在河里就是淡水。之所以短时间解决不了问题,那是因为包括水稻、大豆、玉米、小麦,不管我们的策略如何,有个不争的事实就是我们的国土已经很难养活我们自己。也许,我们将我们的大豆拿到南美去生产,最终是我们的出路,因为运输费用相对较低,在这个角度上,我们可以将全球资源变为我们自己的资源。但是仔细分析下来,我们发现水里面发生的光合作用转化效率远远高于陆生作物,是条新的出路。

  张教授:是啊!中国饲料配方被"错误"地引导走上了美国化的道路,也许正是美国需要大量销售价廉量大的大豆和玉米,随着配方美国化的扩展,中国大豆、玉米和鱼粉等蛋白和能量资源供应日趋紧张,也许中国还要更多地鼓励吸收和学习欧洲、日本和我国台湾的依赖多元化原料的饲料配方技术,更多地利用次粉、DDGS、地方特色资源和大量的食品下脚料甚至秸秆!除此之外,可能还要更多地开辟新的领域,比如资源消耗低、转化率和养殖效率更高的水产养殖。请问刘主席,水产养殖的这种光合作用能够比畜禽养殖高几倍?

  刘主席:高五到十倍是完全可以的。其实来说,我国的传统农业已经发展到相当成熟的阶段,我们选种培育已经能够定向为我们提供能量。但是固化下来的能量平均不到1%-2%。中间又有不到三分之一在果实里,秸秆却被处理掉了。而这些被处理掉的秸秆通过饲料的形式再返回人体,人体吸收的能量只会是太阳照射到田地能量的千分之一。但是,有些浮游植物,它们的能量利用效率却是非常高,比如一般的藻类。它们与其他生物不同,是因为它们能够接收到360度的太阳光照射,其能量吸收效率极高;同时,这些浮游植物能够将这些能量转化到易于储存吸收的蛋白质,不会产生秸秆类的不宜人类摄取的蛋白质形式。干燥后能得到60%-80%的蛋白,而蛋白质对于人类来说,利用率也是很高。我们还可以人为地改变其微量元素组成,所以说,不论是淡水还是海水,未来的农业都将在水中实现模块化的生产。我认为,将来这些浮游植物将会率先实现工厂化、规模化、模块化生产,成为人类摄取蛋白质的重要食品。人的蛋白长远来说都会来自于此,这是我们支撑百亿人口的基础。

  另外,我认为光伏发电的转化效率极高,是重要的发展方向。而光伏发电所需要的空间哪里来?我国国土面积虽大,但是很多都是沙漠山丘,无法进行正常的生产活动。但是如果将这些地方用于光伏发电,将很大程度上解决能源问题,一次性解决为最终的能源形式。我们的天空能够解决很多人的生存。同时,我认为,占地球表面绝大部分的海洋上才有足够的空间,将太阳能源源不断地转化为电能为主的能量,缓解目前资源匮乏的现状。因此说,海洋是重要的,影响着生态环境的形成,而雨也来自于海洋:一方面,海洋里有足够的水,这些水对内陆的雨水来源形成了支撑;同时,海水也需要阳光的照射,才能升为云,进入到大陆的云层,从而化为雨。

  假如要真正实现对海洋的利用,我认为,它的用途主要包括以下两个方面:一是进行区域化放养,放养的对象包括鱼类和浮游植物;另外就是建设在海洋上的光伏设备,为人类提供源源不断的电力。

  张教授:光伏发电是未来的发展趋势,经营未来不但需要大智慧更需要资本和抵御风险的能力和水平!领先半步是领先,领先一步也许就是先烈!面向未来的光伏产业在大多数国家是靠政府补贴发展的,在中国却需要企业不断去探索,或许光伏产业会大量过剩。那么您作为中国水产饲料发展方向的掌舵者和领军人物,您觉得中国未来水产饲料的格局会是怎样的?新时期将会有怎样的变化?

  刘主席:很难说,也许觉得是光明大道,实际上是艰难险阻。我认为水产品将会成为未来中国重要的食品来源,这不单单是因为水产更加环保,转化效率更高,还包括有些极其重要的营养物质只有水产品才有,比如DHA。还有一条不可忽略的一点,就是水产品不同于畜禽产品的特征,就是水产品的生物学特点决定了不会成为人类的病原,比如鱼病无法传染到人类。生猪有蓝耳病、甲流,禽类有禽流感,都会具有传染到人类的可能。总结来说,水产品不但转化效率高,不可替代,而且不会在疾病方面威胁人类。

  水产品还是健康的食品,经科学认证,它能够缓解"三高"问题。我认为,未来水产品养殖可能率先实现工厂化养殖,进而实现有品牌标识的销售市场,也就是说水产品更具品牌价值。而且,水产品加工可以不断延伸,人类只需要打开包装,即可直接食用;或者将产品直接放到锅里,煮八分钟即可食用。这种便于食用性就是将来发展的趋势。

  张教授:其实水产品的价格一直超越畜禽产品,比如海参、鲍鱼、娃娃鱼、中华鲟(都是养殖的)、河豚等都是名贵的水产品而且更早地实现品牌化和资本化。您长期从事中国水产饲料的经营和水产,那么凭借你这么长久的从业经验,您认为水产饲料,相对于其他饲料品种如畜禽饲料,水产料经营具有什么样的独特性?

  刘主席:我觉得整体来说,各种饲料品种的差异不会太大。但是有一点,那就是水产饲料从养殖户得到的反馈周期比较长。水产品养殖相对更加集中,可能率先实现适度规模化,但是也存在一定的问题。那就是说,养殖周期变化会使得进入养殖业的前沿者过得很惨,让后来者无法安心进入这一行业。同时小饲料厂确实很难倒掉。当饲料行业景气的时候,他们能赚很多钱,和大企业一起在这个领域分一杯羹;但是当饲料行业不景气的时候,他们就不干了,去打麻将、听听您张教授的课,等待时机再进入这个市场。

  张教授:也就是水产饲料反馈周期更长,水产品市场行情周期变化剧烈。那么猪饲料,禽饲料和水产饲料的竞争特点和方法一样吗?

  刘主席:各种饲料产业竞争基本原理差不多,而虾比较特殊,目前以赊欠为主。对于农村来说,不重视农业就是对农业最大的支持,对农产品价格放松管制,让农产品价格顺着市场的驱动上涨,才能带来农业的春天,实现价值回归。

  张教授:辩证法!实际上不要人为地遏制农产品价格。我国饲料十二五规划的目标就是实现前50名的企业生产50%的饲料,因此,中国饲料行业很快就会掀起兼并重组和联合扩张的潮流,请问您对未来中国饲料行业兼并重组的动机和意愿如何评价?

  刘主席:我本来有很强的意愿,但是存在困难。毕竟第一,没有牵引力,没有推动兼并的必要性。第二,有些企业运作不规范,也许并购的效果不会理想,我们敢不敢要,都是个问题。这些企业有较长的历史和固有的文化,难以实现与母公司合并,因为他们有一套自己的理念,这些老的理念不去,新的理念就不会来,无法实现顺利的合并。

  张教授:看来优秀的大企业对兼并重组比较谨慎。如果是您,您会选择什么样的企业进行并购呢?

  刘主席:首先,市场本身有这样的需求;第二,硬件设备一定得有实力;第三,文化上有相容的机会。我们也走了不少路,有了很多经验和教训。

  张教授:您作为一个优秀的企业家,根据您的经验和见识,请问企业兼并重组的一般方式有哪些?您认为这些方式的效率和效果怎么样?

  刘主席: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我们先易后难,过一会儿再说好吗?

  张教授:好的!通威也进行了一系列的兼并重组,比如跟粤海的重组等。那您觉得在并购方面您最大的经验教训是什么?

  刘主席:很多东西都是看不到摸不着,但是真正需要并掉一个企业,我们才会发现组织能力仍需继续锻炼打造,以实现并购方面的最优。

  张教授:那您对整个饲料产业一般的并购方式怎么看?

  刘主席:目前的并购只有很小的规模,几个亿的规模就算是比较大的了。现在的兼并基本上还是小的兼并为主,并购的都是些物理资产,有形资产。我觉得真正的并购,应该是上市公司之间的并购,这才是并购发展的目的。有些本身没有很大价值的企业发生的并购,对企业反而是一种伤害,因为无法融合,这样的并购的价值还不如去新建一个企业。

  张教授:为什么并购这样的企业还不如新建一个企业呢?

  刘主席:因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们已经习惯了一个模式,改造一个企业,改造一群人要比塑造一个企业,塑造一群人难得多。

  张教授:那您觉得目前哪些并购案件比较好?比如新希望与六和,或是通威与粤海?

  刘主席:我觉得过去和粤海的合作不算成功,也不算失败,平平淡淡,但意义没有得到发挥。新希望并购六和不好评价,主要是无法消化吸收。因为这表面上的成功来自于六和的文化,是六和自己的成功。我将并购分析成三句话:强强联合,头破血流;弱弱联合,必死无疑;强弱联合,一线生机。

  张教授:哈哈,很精辟!并购主要是要互补,没有资源互补的联合兼并就失去了前提。没有互补的并购也许就是单纯的政治。

  附:刘汉元简介

  刘汉元,男,四川眉山人,北大光华管理学院EMBA,高级工程师。1964年12月出生,1978年9月至1981年7月在四川省水产学校读书;1981 年9月至1986年,在眉山县水电局工作,先后任技术员、助工、工程师、高级工程师;1986年创办眉山县渔用配合饲料厂(通威饲料厂),1992年起任通威集团总裁、通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2001年10月被国际权威杂志《福布斯全球》列为中国大陆100首富第11名。

  刘汉元1994年4月加入民建,现任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通威股份董事长,全国政协常委、民建中央常委,中国饲料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中国绿色食品协会副会长、中国渔业协会副会长、中国林牧渔业经济学会副会长、全国饲料工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投资协会民营投资委员会副会长、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常务副会长等职。

上一篇:华西都市报:15家川企上榜民企500强 通威集团为表现最好川企
下一篇:成都商报:地沟油为何身份难测--通威检测中心主任刘耀敏:基因鉴定或是突破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